情感印象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文章 >

某一个陨落的梦

发表于:2021-04-07 10:16

某一个陨落的梦

不要等到 暮年已至 你我已添上岁月的缕缕风霜 在我年轻的诗行里 你才蓦然发现 它蚀刻着我对你 对你多少的一往情深 何必如此如此延展一段酸楚的旅程 请你请你读懂我的诗 在我青春年少的时候

《诗行》。

在微博上看到很多人热议月全食,我所在的小城市正好可以观赏月食全过程。因为白天总是很困的原因,生物钟就彻底大洗牌。当然也就乐于在晚上做一个游魂,尽管白天有课或是有考试的时候会很痛苦,怎么都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对付那些金光闪闪却不是金子的课程。觉得自己有点得不偿失时才发现有人更可笑。兢兢业业不迟到不早退却连期末的复习笔记都整理不出来,看见全班复印广泛的笔记出自自己之手,看见别人拿着我的笔记大背特背。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很过瘾,或许是虚荣吧。不管是虚荣还是轻视,得出的结论都是,不过如此。

凌晨两点穿着睡衣带着中南海和打火机去八楼的天台看月食,顺着消防梯爬上天台的水池。衣服上蹭了很多难看的铁锈,对面的男生宿舍灯火通明,阳台上全是密密匝匝的脑袋。有无知的夜风从耳边划过,随即远去。学校背面的拆迁工地夜以继日的工作,轰鸣的马达声、吊车关节摩擦的吱呀声、砖石的碎裂声、工人们响亮的说笑声组合成一个嘈杂却充满生机的世界,觉得那里才是地球的中心。他们劳其筋骨却悦其心智,我想我还是无法理解他们的乐观和坦荡。粗糙的群体总能呈现出一种自省以及动人心魄的魅力,那是和沿海城市成群结队的小白领迥然不同面目,犹如陕北的信天游与网络上爆红的口水歌,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可比性。

浑圆饱满的月亮一点一点被蚕食,从满月到上弦月到平月到新月,其间不过是短短一个小时的斗转星移。月全食的时候世界没有月光点缀便暗了下来,唯有路灯固执地留在原地借我一捧不亮的光。看着演变成古铜色的月亮有种旭日东升的错觉,突然很想给远方的你打电话,在号码薄里翻了半天才发现我们已经彻底地失去联系,我连那十一个随机组成的数字都已不再拥有。我和你终于还是在百转千回之后走失于时间的浪潮之上,彼此都不再过问那些键盘膜遮盖的时光。有人问我过得好吗,我告诉她说我过的还不错,她像是商场大声吆喝买一送一的大妈附带着送了我一句,你过得很好。或许是忙碌所致,或许是有新的朋友出现将各自的位置重新洗牌,又或许是我已经不再贪恋你的庇护。各种原因,各种理由,却只有这一种结果,我已经不再时常想起你。古铜色的月亮被黑暗泯灭的时候在东南方向有一颗势单力薄的流星攸然而逝,我再也没有理由急切地许下愿望。或许成熟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吧,一点一点放下虚妄,一步一步走向世俗。我知道,无论是在很远的未来还是将近的明天,相见陌路已是对我叩问多年的最好回答。没有什么能真的就摒弃一切世俗的禁锢。我是那个愚蠢的农夫,守在大树下等待那只心甘情愿的兔子。荒芜的田地用疯长的杂草记量着时间,耗费的一分一秒都是我的妥协以及鞍前马后。当你去了另一个自认为更光明的地方时,我才看见那些被忽略的时空长度。想来我们是再也无法遇到彼此的勇敢以及无所畏惧。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