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印象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文章 >

麻将西施

发表于:2020-11-22 05:58

images

难得中秋小长假,院门外人声鼎沸。人行道上摆着三两个桌子,便有人扎堆在那儿玩纸牌,来麻将,找乐子。

美丽自认为是这个圈子里的大美女。她大约三十几岁,齐眉的刘海,披肩的长发,高高的颧骨,略黑的胖胖的枣核似的脸上,深刻着两只像觅食的动物一样的三角形的眼睛,曼妙的稍稍偏胖的身材,脚蹬一双高跟鞋在牌场里扭娜着、有韵律的摇摆着。时有高昂的笑声从门外扩散到院子里,渲染着节日的喜庆。

美丽是这个棋牌室老板娘的女儿,那个低低胖胖像是慈祥的孀居的老太太。美丽的美丽的婚姻是不幸的,因受了前夫家庭暴力的刺激,听她的妈妈讲,美丽原来的脾气是再好不过了,只因太好了,所以才受他人的欺负。现在的美丽通常杏眼圆睁,无所顾忌。

那条小街有几个这样的棋牌室,要生存就得有竞争。所以美丽常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坐在门前,扯着你、我、他家的闲事非,在她的嘴里,所有认识的人要么不是好人,再则没她漂亮。就有好事者三五,或东舍的老板,或南临的帅哥,长聚在那儿听美丽高声阔论,看她那一汪深不见底的秋水。有资本者常邀她去跳舞唱歌,饭晌小菜烩面,津津有味。所以美丽的日子就愈发滋润了,眼若秋波,面如桃杏。若鲁迅在世,活脱又多一个麻将西施。

也不过一年只过了两季,美丽就和那个胖胖的帅哥出双入对了。某天,她的现任丈夫从外地回来,左邻右舍只怪怪的看着这儿发生的一切,皆不吱声。

一日的晚上,突然从外面传来高一声低一上的声音。原来,胖帅哥的妻子察觉了此事,就找到了这里,闹得开去,砸了麻将西施的桌子,众人都哄笑着在旁边看热闹。美丽的黑黑的脸上再不神采飞扬了,那束胸的旗袍也被扯破了。

第二天,美丽的现任丈夫拿着行李打个的士走了,至此,胖帅哥再也不到这儿来。但美丽依旧张扬,只是那儿已臭不可闻,大家唯恐避之不及,生意渐渐淡了下去,不久关门大吉。

偶尔碰见美丽,仍然妩媚着,那一双像动物似的寻找猎物的眼睛,忽闪着短短的睫毛,依然在小街上灿笑高语,美丽终究是美丽。

最近发表